阅读历史 |

第145章 宠妾文中的妻(二十二)(1 / 2)

加入书签

韩仲礼:……

郑氏虽然癫狂,东苑的奴婢虽然也小有失了尊重。

但,最终他们还是敬畏他这个世子的。

郑氏能够想着给他要些爱吃的菜,她应该也没有彻底癫狂到家。

她的心里,还是有自己这个丈夫的。

嗯嗯,经过龙岁岁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出手,韩仲礼确实被驯化了。

他都学会自己PUA自己了!

“……多谢娘子!”

韩仲礼忽然又觉得,还是可以忍一忍的。

这还没到直接撕破脸的地步。

龙岁岁勾了勾唇角,没有说什么“不客气”。

她拿起筷子,继续吃饭。

韩仲礼也开始用餐。

夫妻俩安安静静,再无波澜。

用完餐,龙岁岁正准备回房间休息。

外边便有人来通传——

“世子爷,少夫人,西院大爷派人送东西来了!”

韩仲礼恍然,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。

韩伯谦无礼,他当面索要“赔礼”,韩伯谦回去后,整理了库房,这是把那些能够“添堵”的俗物都送了来啊。

龙岁岁也是眼睛一亮,直接看向了韩仲礼。

韩仲礼只觉得后脊背一凉,头发也开始麻嗖嗖的一片。

这感觉,就像是被猛虎盯住了。

他不敢动,更不敢反抗。

危急关头,大脑转得格外快。

韩仲礼赶忙道:“娘子!韩伯谦无礼,他不只是羞辱我,也是侮辱了你!”

“这赔礼,自当给你!”

左右都是些金银玉石,他也不喜欢。

还不如直接送给“郑伽蓝”,既是“借花献佛”,也能让她少一个发疯的理由。

“多谢世子爷,还是世子爷明理,也知道体恤妾身!”

龙岁岁微微一笑,透着贤惠,与深深的满意。

不错啊,学聪明了,都会“抢答”了呢。

但,你以为这就够了?

做梦!

龙岁岁装完贤妇,话锋一转,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:“世子爷,大爷是你兄长,他为何言语轻浮的侮辱我?”

韩仲礼:……还能为什么?

当然是因为他跟我是仇敌,你是我的妻子,与我是一体,他自然也就针对你?

不过,经过了几次龙岁岁的“喜怒不定”,韩仲礼真的学聪明了。

他的大脑再次快速的、发散的转动着。

然后,他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——韩伯谦会针对“郑伽蓝”,是受到了韩仲礼的连累。

韩仲礼用力握紧拳头。

贼娘的,这个女人,分明就是死要钱。

有理由,她要!

没有理由,编造理由,她也要!

哪怕是荒唐可笑,牵强附会,她都只要一件事——钱!

深吸一口气,韩仲礼压下翻滚的怒意。

他确实不在乎钱,可他不想总是像个冤大头一般,被郑氏反反复复、来来去去的宰割啊!

一箱一箱又一箱……就他的私库,早晚都被郑氏给搬空了!

但——

“娘子说的是,是我不好,我连累娘子了!”

“这样,为了表达歉意,我、我再命人从库房里搬一箱东西,送去娘子的私库,可还好?”

忍着吐血的冲动,韩仲礼殷勤的说道。

龙岁岁:……还不够!

“多谢世子爷!”

龙岁岁先客气的道歉,然后继续发难:“世子爷也说了,你与大爷是嫡亲的兄弟。”

“兄长犯错,世子爷不说好好规劝,也有错呢!”

韩仲礼瞪大眼睛,他知道郑氏无理取闹+贪恋财货。

但他万万没想到,“郑伽蓝”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,为了钱,更是得寸进尺。

他是韩伯谦的弟弟?

当他愿意啊!

如果可以,韩仲礼才不想有韩伯谦这么一个倒霉庶兄呢。

然则——

“……娘子说的是!都是我不好!身为弟弟,却没能规劝兄长,让他犯下过错,羞辱了娘子!”

“在这里,我代兄长向娘子‘赔礼’!”

不就是金银财货嘛,再来一箱!

默默围观的龟丞相,都有些不忍再看。

它很想对自家小殿下说:小祖宗,差不多就得了!

您这么薅男主的羊毛,就不怕他受不了,来个彻底大爆发?

但,龟丞相不敢。

他怕这位小殿下一时叛逆心起,越说她越来劲,再把男主如何如何,就更不好了!

左右……男主也没有爆发。

他似乎已经被自家小殿下PUA了。

被宰了,也认命的接受。

龙岁岁不知道龟丞相的腹诽,她很满意。

三两句话,就又从韩仲礼那儿多弄来两口大箱子。

不错!

又发财了!

韩仲礼原本是愤怒+憋屈的。

但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“郑伽蓝”欢喜的模样,他紧绷的心弦瞬间放松下来。

咦,郑氏的心情不错哟。

那、是不是可以趁此机会,说些“小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